此外,热点城市土地供应不足,症结在于工业用地盘活难度大。由于产能过剩、外需疲软,新经济成为转型方向,热点城市大片工业用地亟待盘活。但土地掌握在国企手里,若转向住宅,规划和用途管制的上位法横亘在面前,要么补缴巨额土地出让金(过去这些土地是无偿划拨的),还要自建生活配套;要么,到期后政府收回重新“招拍挂”。【详细】